2010年7月

星期日与礼拜天

我总是很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千字文被一点一点删改成微博的样子,而后无奈地关掉OpenOffice

我总是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,但是贝多芬说,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,人兼有理智和欲望。于是,那些大声喧哗很自然地变成了窃窃私语,而后发出一股腐败酸臭的气味来。

我总是试图弄清楚,我是不是一个卑鄙肮脏的人。可是很无奈的,这一直没有答案。 …

关于时间与空间的难以令人释怀的说法

这一切,我们总是会记得……

(一)轮回

“从起点到终点,再到起点,这是一次轮回”,火车上听到的一句话,隔着嘈杂的人声从黯然的喇叭里传来。

时间或许永远都不曾有,也不会有“轮回”这一说。时间永远向前,对过去的毫无眷恋。但是空间就不同了。人面何处,桃花依旧。很多事情是清晰可知的,因为时间的唯一性。但和空间掺杂在一起之后,一切的钟表都变得毫无意义。我们看重的,不是它究竟是否发生,而是它是否似曾相识。 …

P vs. Z

夏夜永远都是失眠者的噩梦。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都无法入睡,于是起床玩很久以前就通关无数次的Plants vs. ZombiesVC上有童鞋说这是反人类的变态游戏,跟帖无不表示嘲笑。但我仍旧看完那大段的评论,以至于我总是在思考,游戏中僵尸的意义乃至植物的意义。植物们被那只无名之手拖来拖去,肆意种植或挖掘;僵尸们则悲惨身亡。这样一种游戏,占据了无数人的电脑,风靡世界。然而它带来的乐趣却来自于人类最为原始的价值观、善恶观和世界观。这无关乎人为设定,因为我们原本的价值观里就有一种莫名和直接的念想——僵尸本就该死。没有人不渴求胜利,想被僵尸吃掉脑子。但我还是因为一句话而动了恻隐之心,“难道僵尸们就没有孩子和父母亲吗?它们也只是为了获得一点食物而已”。但是果真是这样吗?我试着无动作,看着僵尸们一步一步走进我的房子。随即传来的是悲惨的尖叫。这些僵尸们丑陋无比,龇牙咧嘴,本性邪恶——这是我的最后想法。于是我又开始从消灭它们中获得乐趣。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