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逢应识有相忘

人类的无奈,一如我所说的,一是那些只有等时光过去才能被了解的东西,二是对于感情的极其局限的认识和幻想。

王羲之在《兰亭集序》中说:“虽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,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”这恐怕是我们每个人的真实写照。其实不想谈到这些,但憋在心里只会更难受。那些在岁月深处若隐若现的感情,而今看来已不堪回首。可是当初的我是怎样如此决绝地陷入其中的?没有人会有答案。

其实当初的一切我都还记得,我的那些欢笑与快乐确实发于内心,只是现在留下来的不过是一丝后悔与无奈。第一,我没有权利要求你怎样去做,特别是那些我知道只能称为“奢望”的东西;第二,我对我自己的软弱和妥协亦是恨之入骨。可能一切就像三毛说过的“没有爱,我也什么都不是了。”为什么她要用上一个“也”呢?可能那时的她同现在的我一样,被某个人遗忘在某个角落里,她悔不该当初陷入那段感情。可是当她真的要做一个没有爱的人,她又有些不情愿了。

现在我说什么都已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了。我现在尽管是如此渴望成为一个缺失了感情的人,但是恐怕它再侵袭我的时候,我又会毫不争气地陷进去。那段感情既是如此可恨亦是如此可爱。恐怕无论一个人是怎样地被边缘化,怎样地冷血无情,也还是要在某一刻承认,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会让我们心痛但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爱,会让我们明知是前有陷阱还会一往无前地前行。所以,我的那些渴望和假设又还有什么意义呢?那不过是让自己陷入了可怜的精神乞丐的境地。是让伤害自己的人感到内疚,感到惭愧,感到愤慨?还是给自己徒增无尽的痛苦的回忆,徒增绵绵无绝期的思念,或是令人无法自拔的恨呢?我是永远也想不出的,亦是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这些问题的。

那么,如果现在我问自己,以后会不会再如此?我想我还是拿不出任何答案。这种假设太无情,太绝对,也实在没有任何实际意义……罢了罢了,还是不要去想。

P.S昨日已是大寒,但今日似乎更冷。这样的冷从心里一直扩散到体外。

很久没有看到冰棱,那些悬挂在高高屋檐上的冰棱不过都已成为儿时的回忆。而今日又看见它们挂在干枯的树上。隔了这么多年,它们离我已是越来越远,高不可攀。想来,那寒冷,怕也是要加倍的。

今天是补课的第四日,明日之后有短暂的一日休息。我能忍受这样的四天而还未翘课,实为不易。其实不愿过新年。狂欢在哪儿都只是一种对悲伤的宣泄,一大群人在那儿,想一想,觉得挺傻。

发现书读得过多会使人心志不健全,最近发现的。冷成金在《读史有学问》中这样介绍康熙:“康熙的努力学习,并未对他健全的人格产生不良的影响,相反,增长了他的见识,开阔了他的视野……”看来对于我来说,文字并非是什么好东西,因为我是一个只会看书但不会用书的人。一旦陷入那些似是而非的悲伤,就无法自拔。

天气预报说,太阳这一个月都不会露面,减衣服的想法怕是又不能实现。
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