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来的事情

林采宜在《底色》中说:“有些人骨子里自卑,有些人天生的自恋,有些人敏感,有些人宽厚。这些潜意识多是童年的延伸,是性格的底色。”记得以前,我总是将自己与“普通人”划分得很清楚,除了因为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确胜他人一筹以外,更多的恐怕是性格中的极度自尊和自卑使然。


今天父亲又谈到我的数学科目,不知道为什么,一向虽然自卑但有很要强的我,有些无动于衷,心无波澜。我的想法是,不论一个人有多么的优秀,总有某一刻某一时,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总会有不如他人的地方。何况我的数学还就真的奇烂无比,再加上自卑呢?


所以突然会有一种失败的感觉。如果说以前的“高人一等”还附加上了真才实学,那么现在那些支离破碎的自信,则完全是建立在自尊和自卑之上的。这样的一层泡沫,细想来,已经载着我走过了三年的高中时光。我总是相信自己在别的方面一定能胜过别人。可是这样的想法似乎已被无数次证明是错的,于是我从自己一个人的高空摔到人民大剧院的中央……然后脑海里立刻浮现出“天壤之别”“判若云泥”这样的词汇。

如果说原来的我还有许多棱角,那么它们现在早以被打磨得圆润光滑。我躲在自己的小小斗室里,亲眼看着外面的沧海桑田,物是人非。记得前座传过来的一张纸片上写着“每天都抓不住时间,更别说控制它。可我仍然觉得自己是个promising animal,前途光明,总比自卑好,永远不要觉得自卑……”这丫头真厉害!只是这样的豁达和从容从未属于我。这就是社会分工吧?这个社会需要科学家,也需要清洁工;需要哲学家,也需要神经病。尽管从未觉得这样的二者有多么遥远的距离,但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有所不同了。科学家和清洁工毕竟在很多地方差得很远:薪水、社会地位等等。尽管我也从未认输,但我真的从未觉得如此疲惫和懦弱,不知道是不是高考将临的缘故。我看我那仅有的零星自信也即将消失无踪。


当自卑遇上自尊的时候,产物应该就叫做“不自量力”。我的成绩不好,却梦想考一个好的大学。那天翻开《高考天地》的去年招生信息,一下就找到我要找的东西:第一批本科第一志愿投档情况统计表——广东外语外贸大学——投档分——598……脑袋顿时缺氧。而且在江西还只有19个名额。其实可能我从未担心过,只是这样远远地隔着看那段未来的时光,心里有些许彷徨。或许我的生命注定与那所大学无缘,但我毕竟还要活下去,总会找到容身之处。


现在还在补课,整个学校弄得跟周扒皮差不多。每天还是会碰到以前的同学,恍惚中又回到某一段渺不可忆的时光。又碰到X,戴着厚实的围巾和手套,“你最近很忙啊,也没怎么见着你的面。”于是约好在放假的第一天去吃火锅,期待……


我一直在等,等待这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过去,等下一个阳光灿烂的夏天的到来,然后加把劲,直到拼尽那最后的自信…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