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月

我的回归

就像是渺茫太空中,那艘脱离了一切引力的飞行器;纵然没有了束缚,而它试图穿越的,却是比纷至沓来的牵挂还要难以面对的手足无措。那儿会有什么呢?是有着肆意地渲染在黑色瞳仁里的跃动火焰,还是冰天雪地的山顶的猎猎东风?其实我很清楚,然而我很迷茫……


我一直相信,如果一样东西已经连语言都无法描述清楚,那么说出来只能是增添无尽的烦恼,但是我还是愿意把它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……


曾经以为我真的是“百毒不侵”,就像HCHCH说的,但我发现自己还是不能逃脱我性格中注定的宿命。曾经真地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在任何人的港湾停留,我错了,大错特错。原来等我醒过来时,我的小小的寂寞的船已经靠岸,沉重的锚浸润在苦涩的海水中,锈迹斑斑,船不忍离去。


我发现这样的记叙方式快使我发疯,但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。自从小学时代,日记本和信件被父亲频频翻动过之后,我就将我通向外界的道路堵死。那时我就知道,陈放记忆的最好的载体,不是泛黄的日记本,也不是沾有泪水的信——是自己,自己的内心。


扯远了…… …

我的回归 Read More »

真正的快乐

睡到11点的时候,阳光开始直射进我的窗户,于是我就这样醒了。尽管我的眼睛曾经那么多次地欺骗了我,但我确定,那真的是久违的阳光。

有阳光的日子太过明亮,明亮到让人睁不开眼睛,眼睛会被刺得溢出泪水来。躺在床上,我蓦地发现两天元旦假期就这么过去了,心里又是一阵空虚。

先洗了个澡,吃了碗方便面,然后把衣服给洗了。坐在书桌前,感觉身体早已不是自己的,大脑也一片空白。在淫雨霏霏的日子里或许还能把书看进去,现在倒好,什么也干不成,只有坐在电脑前,听那些会让人走火入魔的古典音乐,边打下这些文字。 …

真正的快乐 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