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月

回报

“高考”逐渐成为家庭谈话的关键词。父亲总是冠冕堂皇地说成绩并非很重要,但是他觉得我为学习了付出了这么多年的努力,应该有一个好的回报。我也没有力气去想他的话是否发自内心,只是我在内心苦笑:如果人付出了就有回报,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?恐怕他从未想过。


如果我对过去的时光付出了思念,它就能停滞不前;如果我对我的那些花付出了眷恋;她们就不会在料峭的冬天枯萎;如果我对身边的人付出了不舍,他们就不会一个一个在某日离我而去……那么我恐怕早就不会是我了。在更多的时候,这样的“等价交换”只是一种奢望罢了。


有人说是我自己要求得过多,恐怕我不能同意。曾经眼睁睁地看着信任换回背叛,关心换回中伤,好意换回怨恨……那么我要求的是不是还很多呢?我总是问自己我到底是怎么了?总有一条巨大的鸿沟横在我和他人的面前,永远不要问要用多少感情,才能把这条鸿沟填平。它已经无法被填平了…… …

回报 Read More »

何曾就这样逝去

比喻这种修辞格似乎特别钟爱“青春”这个词语,有多少次,青春被比作各种各样的事物。从张爱玲的“青春是一袭华丽的袍,爬满了虱子”到某80后的“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”,它原本是什么样子倒已经模糊不清了。

只是有些东西,本身就带有浪漫主义气质的东西,是不必硬要探究其本质的。真理虽愈辩愈明,但恐怕青春这东西是没有什么真理的,或者说,青春本身就是真理。一旦辨明,那也不过是青春的坟墓而已。就像那么多的比喻,我们不能从中挑出一个最贴切的。在更多的时候,青春不过是逃课,不过是打架,不过是悲伤,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华丽的恋爱,又或是一段苦涩的庞大的友情。只是它在我们的生活中早已留下了太多的影子,等到我们发觉的时候,它已经訇然覆灭了。


今天看书看到一句话“她整个人看上去一点也不自信,或者会让人觉得她存在着一些小小的心理疾病——这一点其实我很肯定。”这样的时刻多得不计其数,难免要对号入座。我在想我们是不是陷入了一种误区,我们是不是已经默认“忧郁”“变态”为青春的代名词?当今80后和90后之争,恐怕绝大部分比较的是阴郁的气质和消极的思想。 …

何曾就这样逝去 Read More »

冬日夜话

早睡恐怕永远都不会成为我的一个习惯。

习惯在深夜里,发呆,看书,写东西……在这样的寒冬,穿着两件衣服,说实话,有点冷。然而,这就像在夏天穿着厚厚的外套一样,让我感到很安全。母亲问我被子是不是过于单薄,晚上会不会有冷,要不要换厚实一点的。我说不要。一旦被厚实的被子裹住,会感觉陷入了某种东西,无法呼吸。

这世上最轻松的工作就是干天气预报的吧!曾经那么多次预测不准,非但不准,是边都不曾挨到。听到又要降温时,不屑一顾,但这次看来是不错的。于是我祈愿这个冬天马上过去,因为我既不想穿多点,又实在不愿承受严寒。父亲的批评总是雷声大雨点小,首发一句“你还是一个读书的人?”我以为又有什么扎着他的眼了,他接下来却说“一个人和什么做对都不要和天气作对啊!”是啊!这我也知道。只是个中缘故,我也不清楚。 …

冬日夜话 Read More »